apple store google play

17
醫療美容逐漸在本港普及,然而美麗背後,近年的醫療美容事故卻有增無減;鑒於問題日益惡化,消費者承受的風險越來越大。本刊過去不時有相關專題報道;本會去年更發表首份有關醫療美容的大型研究報告,發現受訪消費者中,每5人就有1人曾使用醫療美容服務,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政府有必要及早正視問題,加以規管。

報告亦指出,目前本港在「醫療美容」沒有清晰定義,消費者對服務的界定容易感到混淆;報告又檢視7個司法管轄區的相關法規和規管模式,發現無論在法例、對業界的規管以至對消費者的保障,本港都明顯落後。

2012年發生的DR靜脈輸液事件造成一死三傷,事故引起社會極大迴響,雖然政府事後成立區分醫療及美容程序的工作小組,並以行政指示規定15個高風險的醫療美容必須由醫生或牙醫進行,但立法規管醫療美容,卻一直只聞樓梯響。

直至上月,立法規管醫療儀器的建議終於出台,當中用於美容程序的20種醫療儀器,根據按臨床風險等評估,將有關儀器作4級制分類,風險極高的為I級,風險低的為IV級,再按其風險高低釐訂操作人員的資格。其中屬最高風險的I級醫療儀器,只可由註冊醫護人員操作,暫未有儀器列入此級別。至於儀器本身,當局亦建議引入註冊制度,部分醫療儀器(風險屬第II級至IV級和屬第B級至D級)在引入本港前,貿易商須先向衞生署登記註冊,並每3年續期一次。

對於當局着手開展立法規管醫療美容的工作,本會認為是踏出了重要一步。不過,本會重申,要有效規管醫療美容,不能單單將焦點放於規管醫療儀器。即使只規管儀器,現時當局提出的建議仍未能解決以下問題。

首先,現時市面上已存在各式各樣的醫療美容儀器,會透過甚麼方式登記而納入規管?加上國際間有不少儀器是根據原廠儀器複製,如何規管及確保這類儀器的安全性,有關建議文件未有詳細說明。

其次,即使醫療美容儀器進口時有登記註冊,但當相關美容院結業或其將儀器轉售予他人時,該醫療美容儀器往後的去向又應如何規管,以及若註冊貿易商撤離市場其產品的後續責任問題;加上儀器會有折舊、耗損,政府亦應就儀器的維修保養、處置等訂立要求及監控制度,並考慮會否為儀器訂立可註冊期限。

另外,建議亦主張豁免「家用」的醫療美容儀器,但此舉容易出現灰色地帶,有必要借鏡海外法規,讓消費者的安全得以保障。建議亦包括要求貿易商符合醫療儀器的標籤規定,不得作誤導或虛假的宣傳,但有關規定不應只限於對儀器銷售層面的規範,本會認為應將規管延伸至向消費者推銷醫療美容服務的廣告層面,例如規管服務提供者在推銷時使用的特定字眼,包括「醫生主理」、「專科」等。

至於建議中提到部分醫療儀器必須由醫護人員操作或在醫護人員監督下進行,本會認為醫療美容服務的提供者,無論是醫生、醫護人員抑或美容師,都應該具備相關技能及經驗,施行醫療美容程序,並達到醫療美容方面的認可標準,以確保消費者的安全。

本會強調,要有效做好規管工作,必須由「源頭」做起,政府應透過立法為「醫療美容」定下清晰定義,並建立一套完整的牌照制度,規管從業者資歷、儀器使用、處所設施等,加強監控力度;再加上規管推廣手法、資料披露,引入冷靜期和申訴機制等措施,以維護消費者安全和權益。

要早日落實規管條例,除了政府推動外,亦有賴美容及醫療業界等各持份者,以消費者的安全及保障為依歸,全力支持及配合。這不僅能令業界得以健康發展,消費者亦能較安心地接受各種醫療美容療程。


資料來源: 2017年2月15日《選擇》月刊 484 期